艾雄超‖父亲在河边沙田里种了半亩萝卜,萝卜长得好辛苦...

艾雄超‖父亲在河边沙田里种了半亩萝卜,萝卜长得好辛苦...
2019-11-01 15:01:44 热度:3401

资料来源:《中山日报》

专栏:文鹏

父亲的萝卜(散文)

那年八月,我父亲在河边的沙田种了半英亩萝卜。沙田是贫瘠的,不能容纳水。这半英亩萝卜长得很硬。从播种到发芽,它们遭受干旱和缺乏肥料,以及各种各样的害虫。父亲是个好帮手,愿意不遗余力,每天下午去捡桶周围的水,从河里灌一车水。沙田漏水,水一溢出,“唰”了一下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父亲从不灰心。他很有力气,不相信庄稼不能在地里生长。除了每天浇水,他还每两天浇水一次粪便。

拉斐尔慢慢长大,看起来很满足。绿色流苏,绿色即将滴落,傲然翘起,颇有些招摇。他又圆又鼓,大部分都藏在土壤里。他又害羞又害羞,只露出不到一半的白屁股。他想掩盖自己的羞耻,尤其是诱惑人。总是有无辜的孩子无法抗拒诱惑,忍不住偷偷拉一两个来满足他们的渴望。这些孩子在偷萝卜方面很有经验。他们经常往东拉一个,往西拉一个。他们从不专注于一件东西,不仔细看就找不到。

萝卜田旁边有一条干沟。穿过干沟是通往城镇的主要道路。人们每天来来去去。总是有熟人在路边停下来取笑和赞扬他们的工作父亲。这些芜菁也有一些光环。听了路人的好话后,他们似乎受到了鼓励。凭借它们的魔力,它们都在节省能量,并且越来越多的变得湿润。

我父亲看着漂亮的萝卜,想知道他能拉多少斤,能卖多少。我和哥哥在高中学习。我们的两只鞋已经穿破很长时间了。我们想买一双底部有泡沫钉的流行足球鞋。我父亲说他卖萝卜的时候会有钱买鞋子。

我们的希望寄托在那半英亩萝卜上。每天当我在学校穿过萝卜地时,我总是绕着它们转几次。这些如花似玉的萝卜田已经成为我们的掌上明珠。看到一些萝卜屁股露得太多,有撒娇的嫌疑,他们用泥巴盖住它们,以避免灾难。她发现一些芜菁被兔子啃了,于是迅速拔去杂草盖住她,让她休息。

秋风始于十月,天气变冷了。一场秋雨意外降临,河水一夜之间上涨,淹没了半英亩萝卜地。河水夷平了田野里的主要道路,街上的人们不得不赤脚涉水而过。萝卜地里的水有半英尺深,只有几根萝卜缨露在外面,水面上荡漾。我父亲拿着伞站在水里,他的脸又苦又苦,期待着河水马上退去。天气不太好,这秋雨没完没了。可怜的萝卜被冷水浸泡了好几天,即使是铁做的,它也受不了,更不用说它是一种脆而新鲜的生物了。我们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虑,以至于父亲几次阻止我们卷起裤腿和袖子下水。

既然没有回到水中的希望,我们就有一万支箭射穿我们的心。我父亲忍不住路人的友好玩笑,最终决定让我们把萝卜拉到水里。全家人立即出动,我和哥哥也请假参加了这次行动。萝卜地在河水中浸泡了很长时间,当萝卜被拔掉时,就在水中清洗。水是干净的,光秃秃的。一天下午,萝卜都被扯掉了,流苏也被剪掉了。他们重2000多斤,用麻袋包装。由于酷热,芜菁的色调毕竟很差,导致了街道的衰败。买家骑着踏板车被拖到市场上,他们很挑剔,压低了价格。他们以每公斤几美分的价格卖掉了它,得到了十多美元。

我和弟弟去了县城。我们中的一个买了一双时髦的运动鞋,这使得低头走路的女孩想抬头看,但不敢。他们一度非常自豪。然而,一想到父亲几个月来辛勤地为萝卜服务,我就心痛。

(文鹏是一个以散文为基础的共享平台,向全世界的中国人开放,供作者和读者向前推进。它的“作家”专栏征集全国各地的优秀贡献。外国的贡献,无论出版与否,都可以采用。编辑部门奖励100元,因为当月阅读了6500次。请投票赞成每份草案。提交邮箱:2469239598@qq.com,不到1600字。请注明非合同作者的真实姓名、联系方式、完整的银行账户名称和账号。)

◆中山日报集团新媒体中心

◆编辑:徐向东

◆二审:兰·梁云

◆第三次审判:岳蔡颖

◆来源:《中山日报》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troicrombie.com 邵各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首页 相关新闻 改版调查 返回顶部